2021河南重点棉纺织企业座谈会在许昌召开

纺织新闻 2021-09-14

  9月8日,针对当前的国内国际复杂形势,以及近期河南洪灾、疫情的双重影响,河南省纺织行业协会在许昌市召开了全省重点棉纺织企业座谈会。会议由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指导,河南省纺织行业协会主办,许昌裕丰纺织智能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协办。

  河南省纺织行业协会会长宋松继在致辞中说,2020年以来的疫情让河南纺织产业,经历了一波三折。行业情况也出现了分化。去年年末以来,棉纺织产业的发展超出预期,尤其是环锭纺企业,出现了纱线销售供不应求的好现象,价格和数量,都明显好于过去几年同期水平。这为我们行业下一步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当然也面临的新的挑战,存在着潜在的风险,企业在扩产能方面一定要谨慎。棉花进口配额的发放和使用对行业非常重要。行业用工紧缺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这对行业的未来发展是一个信号。金融机构对纺织行业认识不足,行业融资面临诸多问题。

  河南省纺织企业家协会会长李阳光在发言中提到,去年四季度以来,棉纺织形势持续向好,已经快一年时间,这不是市场正常态势,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是我们党的坚强领导控制住了疫情,反观周边国家,印度、越南等地疫情失控,当地企业停工停产,订单返流,造成国内一片繁荣景象。但是后市不容乐观,现在产品大都积压在下游企业,向终端传递不畅,而且今年棉花行情不容乐观,收购开秤价格待评估。这些都是风险所在。

  新野纺织集团总经理陶国定认为,当前行业又到了一个节点,不到10天,新棉就要上市了,怎么收怎么存,是摆在轧花企业面前的一个问题,现在国内外棉花价格差距比较大,棉花期货近期也是近高远低,证明市场对后市不看好。2016年棉花价格为什么没有涨上去,是政策调控到位,大量轮出棉花储备化解了市场风险。今年建议国家还是要在轮出棉花储备、配额发放等方面有更大的作为。

  舞钢银龙集团总经理周泉涛对企业目前的产品结构做了分析,认为,一定要发挥进口棉的作用,建议修改滑准税配额管理办法,完善进口棉花的政策,促进企业稳定经营。企业“十四五”期间计划扩容40万高端纺织规模,采用世界上最先进的纺织设备,届时产能将实现翻番。今年的棉花价格上涨,有资本炒作的因素,国家一定要做好宏观调控,保持行业健康发展。

  河南昌茂纺织董事长李进昌说,企业发展靠的是品牌,产品质量就是做好的品牌。这几年,企业一直在加大技术改造的力度,不断投入大量资金,采用先进纺织设备,产品质量得到了市场普遍认可,企业产品供不应求,企业品牌成了市场的通行证。在原料使用方面,企业一直采用市场上最好的棉花和其他原材料,希望国家在进口棉花配额发放上,向优质产品生产企业倾斜。

  平棉集团总经理陈亚民认为,这次座谈会的召开非常重要,最近棉纱市场出现了非常态现象,企业发现广东地区个别贸易商大量囤积棉纱,以待时机高价销售。但也出现了部分中间商出货价格低于工厂价格的现象,说明前期有贸易商的库存价格比较低。平棉集团为化解风险,坚持差异化道路,错开常规品种,把企业的产品研发优势和品牌优势充分发挥。

  舞钢宇龙纺织董事长董春香认为,在棉花进口配额发放上,要支持纺织优质企业,国家要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就要对优势棉纺企业的配额使用,融资成本降低,电费价格优惠等方面,给与大力支持。对实体企业运行是否健康,规模是否正常,可以通过电费使用等方面进行判断,实实在在把优惠措施带给实体企业。

  开封兴旺棉业生产总经理史素恒介绍了企业的现状,她说,企业的生产设备非常先进,每万锭用工20多人,产品以80支为主,企业每月生产几百吨的高支纱,需要高等级棉花稳定供应,但是,即便企业的棉花进口配额节约使用,也只能满足半年的配棉需要,希望国家能对生产高品质纱线的企业在棉花配额发放方面予以倾斜。

  洛阳白马集团董事长李洛贤认为,正常的市场启动应该是从下游开始,从服装家纺等终端产品开始向印染织布、纱线传递,下游推动上游。今年是被动由上游向下游传递,是资本市场的作用,靠资本拉动的市场不能有效传递。在棉花进口配额发放方面,应该考虑一下5万锭以下的企业,应跟据生产企业的产值情况,给与一定的数量,而不是一刀切。建议配额使用实行申领制度,采用申领后管理机制,推动市场公平竞争。

  恒天永安新织造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志军介绍了企业的发展情况,企业发展处于高速增长期。对于市场方面,他认为,现在广东佛山地区棉纱静态库存50万吨,其他地方也有这种现象,但是无锡等地织布厂在降产能去库存,原因是下游传导不顺,新疆棉如果出现抢收,这是不理智的现象,风险极大。

  河南同舟棉业总经理李涛提出观点:在棉花高位震荡,资金流动性收紧预期下,产业传导出现梗阻,谨慎对待抢收预期下的新疆棉花价格。现在可以说有六个确定因素:1、三季度以来,宏观经济下行是确定的。2、疫情对纺织服装消费的影响是确定的。3、棉花处于历史高价区是确定的。4、8月份以来,棉纺产业出现传导不畅是确定的。5、新疆的收购加工能力和新疆棉花产量的严重不匹配是确定的。6、国家保供稳价和产业调控的政策导向是确定的。同时也有六个不确定因素:1、收紧资金流动性的时间点和收水的力度是不确定的。2、产业调控政策的工具箱(增发配额、延长抛储时间,加量抛储,新疆运用资金杠杆限价收购,限电限产)是不确定的。3、东南亚回流订单的品种,数量,是不确定的。4、金九银十的产业季节性特点在今年消费订单前置的背景下能否重现是不确定的。5、原料价格高企,海运费不断攀升,服装出口商选择性做单或者弃单的数量是不确定的。6、历史高价区的棉价能否在收购结束后顺利传导下去是不确定的。

  焦作海华纺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郜清霞介绍了企业的规模和产品结构。她提出,企业生产以新疆棉为主,也很想多使用高等级进口棉,但是受制于进口棉花配额限制,远远不能满足企业需要,企业在生产中捉襟见肘,高等级棉花的短缺是影响企业发展的掣肘因素。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能向海华这样的优质企业,多发放一些棉花进口配额,为企业产品结构调整,保持市场竞争优势提供原料保障。

  郑州四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郑治介绍了公司的产品结构。郑州四棉的主要产品是功能性纺织品,定位混纺和化纤产品的高端和功能化,在市场上有一定的地位,得到很多高端客户的认可。董事长马周存对企业近期在经营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进行了通报。这次河南暴雨自然灾害天气,给郑州四棉以沉重负担,目前企业正在与保险公司对接,积极自救,政府也给与了很多关心。相信企业很快会步入正轨,继续为下游客户提供高质量的产品。

  郑州棉花交易市场副总经理王保奇介绍了现阶段“郑棉e拍”的运行情况。结合着在线棉花和棉纱交易的情况,对棉花和棉纱在线交易的现状做了分析,提出,在线棉纱交易可以大大减少交易双方的交易成本和交易风险。平台还可以为交易双方提供融资服务,增加企业流动性。

  商丘方舟棉业总经理宋凯迪站在产业发展的角度,提出了一个产业发展布局的问题。他认为,现在国际产业处于第六次产业转移的阶段,国家怎么布局产业,引导产业健康发展,避免无序竞争,应该从国家的角度给出方案。河南在这个产业转移过程中,地市情况不同,应该错位发展,保持行业整体竞争优势。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副会长郑洁雯10年后第二次参加河南棉纺织企业座谈会,她说,10年前的产业层次和今天不可同日而语。企业发展进入了新阶段。企业谈论的内容已经不在提及“捡三丝”,而是有了新时代的特征——绿色发展成为了新的目标。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会长董奎勇做了总结发言。他提到,对于当前的市场情况,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认为行业整体呈现向好的局面,出口保持提升态势,投资也保持增长态势。行业的价值得到了重新认识,很多地区把纺织服装行业作为了支持发展的行业。今年河南情况特殊,受到疫情和灾情的双重影响,但是在河南重点棉纺织企业座谈会上听了大家的发言,对河南棉纺织企业取得成绩感到振奋。河南棉纺织企业的产品结构,全国的用棉量600万吨,化纤1200万吨,他建议有条件的河南企业可以考虑多用一些化纤。对于企业比较关心的棉花进口配额问题,协会将积极向国家有关部门反馈,争取对行业有利的环境。对于今后的发展,董奎勇提出一些建议:一是关注“双碳问题”,“碳达峰碳中和”问题,这将关系到以后企业的发展。二是国家非常重视“专精特新”问题。有创新能力的企业要积极融入这个体系,尤其注意新材料、新技术的应用。三是内循环。内外销市场有一定区别,经营策略是不一样,供应链体系不一样。四是用工问题非常严重,特别是高技术人才短缺。棉纺织产业劳动密集型的特征已经不明显了,个别地方招工已经放宽年龄到55岁。总之,中国棉纺织产业在全球举足轻重。建设一个世界级的让人尊重的产业,是我们中国棉纺织行业的目标。

  河南省纺织行业协会常务会长袁建龙主持座谈会。河南省纺织行业协会原会长李书勤,河南省纺织工程学会常务理事长杨润凯,河南省纺织行业协会部分执行会长、副会长;河南省纺织企业家协会部分执行会长、副会长参加了座谈会。